占庭外无花

痒10

爱情会不会变质?这是王嘉尔常常思考的问题,段宜恩或许不知道这一次全身心的托付对于王嘉尔来说是对么艰难的决定。

早上起床,又不见段宜恩的身影。

“啧……练习这么勤快啊?”撕下床边的便签,摸摸身侧床单的温度,怕是凌晨就出门了。昨晚的避孕套掉了一地,没来由地升起一种被抛弃的愤怒。扶着腰,想起段宜恩昨天一回家就把他压在餐桌上做做做,王嘉尔就气得大骂:“禽兽,渣男,变态!”

明明知道他第二天要工作,还不体谅。最近接的活是为性感女神Nancy的全新专辑作曲,概念是Sex。

“这玩意儿没经验还真整不出啥东西。”

汗珠从上方落下的香艳画面一幕幕浮现眼前,耳边依稀是段宜恩的喘息声。灵感如潮水般涌来,王嘉尔唾弃自己的这点出息,笔下却如有神助。

“啧,这家伙是要出道了吗?这么忙。”

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王嘉尔莫名陷入一种低落的情绪。

“你最近勤快得有些过头?”左肩被猛地拍了一下,段宜恩回过头,见朴珍荣笑得高深莫测。

“怎么?不谈恋爱了?”

“你说……”段宜恩沉吟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字句,“我是不是配不上他?嗯……我说Jackson。”

“哈哈哈哈哈哈哈!”朴珍荣似乎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被段宜恩哀怨地瞪了一眼,才堪堪收住了笑:“你指望我安慰你?那可真是找错人了。实打实的,您现在,还真配不上人家。”

只见眼前人肩膀往下垂,被汗水打湿的一副贴在皮肤上,颇有点恹恹的。

这幅样子真是让人看得不爽利啊。朴珍荣不自禁地握了握手,突然抓住人的肩膀。

“段宜恩,你看着我。”

头顶着头,汗的热度被传递到朴珍荣的大脑里。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选中你吗?”

交错的呼吸惹得空气灼热。

“你身上,有周慕云的影子,疼痛的样子都带着从容。”

恍惚间好像有一双冰凉的手抚过后颈,几乎是转瞬即逝的事,段宜恩回过神来的时候,朴珍荣就似乎恢复了正常,转身摇了摇手走了。

耳边还响着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想要拥抱太阳,就自己变成太阳。”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