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人质

短篇 暖HE

 段宜恩打开房门一看,小男孩儿畏缩在床上,穿着洗得发白的裤子,白衬衫松垮地套在身上,惊恐地看着他。

 “过来”段宜恩轻轻坐到床边,小孩儿看着他的动作不由得开始发颤,几乎要把自己蜷曲成一个球儿。段宜恩不知道王家从哪儿搞来的小儿子,说是要送给自己,免去上回在街口闹事的罪过,八成是丢在外面的私生子,被送来当人质了。

 段宜恩眼光轻轻一扫,衬衫上有打斗的痕迹,脸上的伤还未痊愈,再往上看,那双眼睛,悲伤得要控诉一切却又早已绝望的眼神。段宜恩眼光微微闪动。

 “过来”声音很沉很重,王嘉尔眼眶红了,终于还是要出卖自己了,他闭上眼睛,缓缓地爬过去,用尽了最后的一点气力。

 “唔——”一下子被揽进一个结实的臂弯里,王嘉尔眼睛睁的大大的,怎么和自己想的不大一样?脸贴着那人的心脏,砰通砰通,胸腔里传来很沉很远的声音:“没事了,没事了……”

 有人轻拍着自己的背,耳边的安抚低沉而有力,那一瞬间段宜恩对于王嘉尔来说,是大海且是暖流。在海里的话,哭也是被允许的吧。压着声音哽咽,眼泪浸湿了衣服,男人依旧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段宜恩想,如果十七岁那年也有一个人这样安慰我,我是不是不会走到这一步。被亲人背叛,送到那个肮脏的地方,任凭尊严被践踏,为了生存早已抛弃良心的我,会不会也有可能做个小公司职员,拥有平凡而安定的生活。

 低下头瞅瞅怀里的小孩儿,段宜恩从床头抽了两张纸,轻轻给他擦眼泪。

 “多大了?”

 小孩儿吸吸鼻子,哭过后糯糯的声音很好听:“十五岁。”段宜恩摸摸他的头,站起身欲离开,衣角被拉住,小孩儿有些焦急的问他去哪。段宜恩低下头,定定的看了他一秒,没有拿开小孩儿的手,站在原地给助理打了个电话:“送一个医药箱过来。”

 诺大的房间里,一个男人蹲下来给坐在床边的小男孩儿擦药,灯光暖暖的,两人安静地相对,似乎都很享受这温暖的时刻。

 “你想不想和我住一起?”

 “好”

 十年以后,段宜恩看着因为昨晚过度劳累还在睡懒觉的嘉嘉,眼神又温柔了起来,竟然一不小心就绑架了一辈子。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