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01

养父段×养子嘎

“叮”走廊对面的男人疲倦地睁开眼睛,查看短信。这趟车途经的是几个不知名的小站,今日又非假日,整个车厢空落落的,光线照进来,尘埃浮在空气里显得格外冷清。

“哥,今天又去看他?都二十年了,为自己想想吧,结个婚生个小孩,也算藉慰他在天之灵了”每年的这个时候Bambam都会发消息劝慰自己,头几年还是让自己节哀,近几年也同亲戚一样担心起自己的婚事。

把手机插在兜里,站起身随着列车摇摇晃晃地往洗手间走。“哗”水扑在脸上让人清醒,段宜恩看着镜子里的男人,是比当年老了太多,自嘲地笑笑,真没想到一晃都二十年了。

回到座位,给担心的人发了个短信“嗯,今年最后一年,回来之后我会去相亲。”

列车缓缓停下。到了。段宜恩拎上包,手里攥着一朵白玫瑰。列车员没有站在门口,车门打开,段宜恩一步踏上了站台。下车整了整衣领,再抬头,车站多了好些人,有叫卖的,有等车离开的,有下车办事儿的,步履匆匆,个人都忙着个人的事情。

往年没有这么多人的,段宜恩心里有些奇怪。

“小哥,水果、饮料、方便面,要不要?”叫卖的人见段宜恩站着不动,推着小车走了过来。

段宜恩见这人俨然十几岁的模样,穿着老土,这款式哪怕搁二十年前都要给王嘉尔嘲笑。“我四十多了,不是小哥。”冷冰冰的模样从小到大都没变过。

“嘿,不会吧!您这嫩得和人家二十岁的姑娘家似的,我还从没见过哪家姑娘长得有您这般漂亮呢!”段宜恩脸更冷了,这幅憋着不便发作的面相王嘉尔要是看了准是要揶揄他的。

“一瓶水。”段宜恩打算拿钱打发。

“好咧,微信还是支付宝?”

段宜恩付款的动作一顿,这小孩儿逗我很好玩?二十年多前的玩意儿拿来蒙我?

“我不要了。”段宜恩转身就走,小孩儿一下子就急了,一个箭步把他给抓住“诶!别走啊!没带钱就直说嘛,反正一瓶水也没多少钱,看你长得这么好看……就送你了!兄弟我和你说啊,长这么好的,除了我们村头那妓女的小孩儿我还真找不着第二个。”

妓女的小孩儿…段宜恩突然流露出异样的表情,当初各大媒体的标题可不是该死的这个,接着流言四起,粉丝背叛,得抑郁症,自杀好像都是顺理成章地事情。

那叫卖的小孩儿一看段宜恩表情不对,连忙转了个话题,“哟,您这是来看爱人?还买个红玫瑰。”

段宜恩低头一看,玫瑰竟然变红了,明明,该是白玫瑰。

虽然面儿上仍是一脸平静,但奇怪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段宜恩环顾四周,人的穿着打扮,意外繁忙的车站,微信支付宝,还有刚刚那人叫自己“小哥”……

默默地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

“……”

完蛋了。

我这是…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评论(1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