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02

养父段×养子嘎

 

他还活着,他还活着。倾注了二十年怜惜的对象还活着,一向精明的男人脑海里单单余下这句话,旁的都无法思考。

“小哥,嘿,想啥呢?”思绪一下子回到身体,段宜恩拧着眉毛,声音低沉却发抖得厉害,“那个妓女…是不是姓王?”

“嘿,还真是!”小伙子开始上下打量他,视线在他手里的玫瑰上停留了一秒,狐疑道,“你认识她?”

姓王,真的姓王。

“Marky,你知道吗?我妈可傻了,她总说爸爸会带着一朵红玫瑰来接我们,可是…呵…到死了都没等到”王嘉尔说的话仿佛就在昨日,段宜恩低下头,看着手里那朵开得正艳的玫瑰,陷入了更长久的沉默。

“王家的小孩是不是叫王嘉尔?”

“…是”

“谢谢”

叫卖的小孩儿看着段宜恩的背影,年少的心里第一次涌起了复杂的情感,命运会把人带到哪里去,大概谁也预测不了。

眉头深锁的好看的年轻人,穿着剪裁得当的西装,拿着花,一步步沿着熟悉的路往王嘉尔家里走。然而越是离那宅子近,步调越是慢了下来,近乡情怯,大抵讲的就是这种情感。

“畜生!打他!畜生!”小孩儿的叫骂声从前面传来,被打的人却毫无动静。段宜恩走上去,就看见王嘉尔抱着头蹲在那儿,一声不吭地受着背上的拳打脚踢。

“滚开——”段宜恩气得脖子都红了,上手就要拉住作恶的小孩儿教训,那群孩子机灵,一看势头不对麻溜儿地全跑了。

“嘎嘎,没事吧”段宜恩心疼得眼眶都红了,之前王嘉尔抱怨小时候被人揍得很痛的时候,以为是在撒娇,没想到真的好痛。

小孩子缓缓地抬起头,湿漉漉的大眼睛对上段宜恩的眼神,目光清澈得和当年的他一模一样,段宜恩缓缓抱住小孩儿,终于有了实感,我的嘎嘎,我的嘎嘎。

我的嘎嘎。

“你是谁?” 抹干眼泪,小孩可能觉得自己刚刚有点丢脸,别扭着不看他。

段宜恩顿了顿,默默捡起刚刚情急之下落到地上的玫瑰花,给王嘉尔看。

愣了愣神,小孩儿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复又想到什么,突然脸色难看起来:“你来干什么?我才不要你!”

段宜恩料到小孩儿要闹脾气,抱起小孩儿就往家里走,任凭小孩儿在肩上大吵大闹,就不放手。

小家伙儿动静够大,一进家门就听到屋里传来声音,“嘎嘎,咳咳…有人来了?”

段宜恩站在院子里,也不应答,只是注视着王嘉尔。

王嘉尔实在是很不想带这个所谓的“爸爸”去见她的,抛弃母子俩,让母亲燃起希望然后又把她丢入深渊的人。可是他也知道,母亲时日不多了,那种咳法是听起来都要命的疼,即便是这样,每日却总念叨着那个带玫瑰花的男人。

段宜恩只见小孩儿缓步走过来,把他手里的玫瑰花吹吹干净,指了指房门,然后就转身出了院子。

“您好…”段宜恩有些局促,病榻上的人若是健康,该是个美丽的女人。

“我知道你不是他,不过咳咳…咳咳…”女人似乎是有点释然“还是谢谢你”

段宜恩站在那儿,任凭女人上下打量,良久女人道:“而且…咳咳…你好像不是这的人吧”

“您…怎么知道?”段宜恩很惊讶。

“呵呵…咳咳…咳咳咳咳…将死之人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几天后,段宜恩牵着哭得撕心裂肺的王嘉尔送走了母亲,临终前女人嘱托他照顾好王嘉尔,就笑着去了。

搂紧了怀里哭得顾不上反抗的小孩儿,段宜恩轻轻吻了吻他的发顶,“这一辈子我会让你好好的。”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