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03

养父段×养子嘎

 

十三岁,段宜恩看着墙上挂着的年历推算出小孩儿的年龄,当年医生的话就在耳边,十三岁的时候曾有过抑郁的病史。看来母亲的死真的给小孩儿带来很大的打击。

“嘎嘎,我们以后一起住好不好”段宜恩蹲下来平视着瘦弱的小孩儿。

“妈妈已经不在了。”小孩儿挣开他握在肩膀上的手,冷笑道,“你不用假好心。”

小孩儿句句带刺儿,看在段宜恩眼里却是惹人心疼的,同龄孩子毫无疑问会需求庇护,他却要自己撑着。

“没有钱,怎么养活自己”

王嘉尔直直地盯着他,良久道:“不用你管。”

母亲的葬礼已经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甚至还有一些是段宜恩贴上的,一个隆重的葬礼是小孩儿执意要求的,倔强地回击周遭轻蔑的目光。在别人眼里下贱的女人,是为了养活孩子而牺牲自己的母亲,王嘉尔不想别人看轻她。

但是,段宜恩眯起了眼,拳头握得紧紧的,钱可不是你这样赚的。

一巴掌打掉男人搂在小孩儿腰上的手,拉着王嘉尔就往会所外面走,后面传来嫖客咒骂的声音:“妈的娘死了,儿子还不让上了?”

段宜恩捂住小孩儿的耳朵,揽在怀里快步上了出租车,车一开把肮脏都甩在后面。一路上,默默无语。小孩儿一直看着窗外,看不清脸,也不知道哭了没有。

房门一关,段宜恩把小孩儿拉到暖炉前,蹲下来给他烤手,眼睛也不看他,声音听不出感情:“谁让你这样糟蹋自己的?”

小孩儿不说话,小手却不自觉紧了紧。

“餐厅服务员,家教,再不济扫大街,这么多工作为什么不做?”

段宜恩说着有些生气,抬起头看着小孩儿:“嘎嘎,我对你很失望。”

“他们不要我!他们不要妓女的小孩!”眼泪水一下子决堤了,村子那么小,尊严都装不下。段宜恩愣住了,大手里的小手握成了小拳头,心疼瞬间就涌了上来。原来当年患上抑郁症不是因为母亲去世而是这个该死的生计,这么小的孩子要承受身体和心理上的折磨,何其残忍。

“对不起…我不知道”段宜恩轻轻把泪人儿揽进怀里,抚着小孩儿的后背,一下一下,“还有我,嘎嘎,还有我”

等小孩儿平静下来,抽噎着推开他的时候,被男人拉住,不容置疑地对他说:“嘎嘎,我们离开这个地方。到你十八岁,那之前我供你读书。”本来放小孩儿去找工作也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即使小孩儿不答应也是要强行带走的,事实证明这个地方太脏了,一分一秒也不能多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大眼睛盯着他,透着警惕还有一丝疑惑。

“因为我答应你母亲要照顾好你”而且我前世欠你一个解释,段宜恩把后半句藏在心里,目光灼灼。

段宜恩长得好看,按照上辈子王嘉尔的话说,不当明星当经纪人是不忍心抢自己饭碗,粉丝们甚至给段大经纪人起名字叫段天仙。前世王嘉尔就受不了段宜恩这样的注视,三秒就要避开视线,即使重来一世,小家伙也依旧怂得别开脸。这种细节在段宜恩看来难免的有些怀念。

“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段宜恩好笑的看着小孩儿想逃走又舍不得暖炉的别扭样,拍了拍小孩儿的屁股,“去收拾东西,明天我们就出发。”

“哼”磨蹭了几下,回头瞧着段宜恩,嘟囔道“我还没同意呢,我就去看看房子”

老旧的屋子透出灯光,映着一大一小的剪影,冬夜也不觉寒冷。


评论(1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