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 01

新坑很欲 

 

男人坐在吧台旁,迷幻的灯光滑过他的鼻翼,光顾性感的肌肉线条。空气中隐隐的飘散着水烟的味道,混杂着荷尔蒙,发散。

王嘉尔是和朋友一起来的,到这个城市旅行,夜生活自然也要体验。喝酒,从来都不是去酒吧的目的,不是吗?王嘉尔盯着那群人,挑挑眉。

斑斑顺着王嘉尔的目光望去,见几个老女人摸着男人的胸肌怂恿他跳舞,边上还站着几个小鲜肉,给他们打节拍助兴。

“Jackson,你口味这么重?”

“呵你可别误会,那种货色连我们家Linda的一根脚趾都比不上。”手指轻轻在台子上敲打两下,“我只是在想,那种老女人,也能硬得起来?”

“最近流行姐弟恋,小朋友们都喜欢成熟女人。”林在范掸掸烟灰,吐息,一个烟圈。

王嘉尔撇撇嘴,不置可否。

突然人群中一阵口哨声,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从黑暗里走出个男人。

“我靠”王嘉尔低声骂道。

好看到骨子里了。

男人深邃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全场,然后径直往那群人中间走去。女人瞬间黏到他的身上,他也不推开,面上无甚表情,冷冽的气质似乎是沾染不上情欲。

“呵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

身旁的好友倒吸一口气,回头看王嘉尔,满脸的难以置信。两个傻子,男妓都看不出。

喝了一口酒,酒杯砰地放回桌上,王嘉尔站起身。

“Jackson,你去哪!”

段宜恩望着向他走过来的男人,不为所动。

一把推开段宜恩身上的女人,王嘉尔附身拉住段宜恩的领带,男士香水的味道瞬间充盈在段宜恩鼻尖。

“那些富婆味道不好吧?”

手指抚上干燥的嘴唇,王嘉尔贴近男人的耳廓。

“忘记说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鸭子”

顺过桌上的长岛冰茶。

“尤其是你这样的”

哗——

场面尴尬。

酒液从发丝上滴下来,嘀嗒嘀嗒。

“不好意思,手滑了。”

女人的咒骂声从耳边传来,段宜恩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评论(1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