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07

养父段×养子嘎

 

又失眠了。段宜恩缓缓地坐起身,披了件外套,借着台灯微弱的光线,从抽屉里翻出一本诗集。

过去王嘉尔喜欢读诗,每逢演唱会前夕,紧张得睡不着觉,就去敲段宜恩的房门。

“Marky,念诗给我听好不好”

大半夜被叫醒,段宜恩黑着一张脸。

“你怎么还不睡?”

“Marky…念诗…”大眼睛湿漉漉地瞧着你,只会撒娇。

把折坏的角压压平,段宜恩不自知地笑了。那时候,应该对你温柔一点的。

轻轻翻到第74页,一封信被夹在书页里,抚过信封上的字迹:

To Marky

抽出信纸,一字一句几乎不用经过大脑就可以脱口而出,但是段宜恩还是看的很仔细,哪怕是小小的一个勾笔,都要刻在心里。他还记得王嘉尔小心翼翼地问他,信收到没有,那样的羞惭。告白,不愿直说,执意用这么别扭的方式表达,却把段宜恩的心化成了一团。

段宜恩,我爱你

指尖划过字迹,心脏疼得无法消受,一切来得那么突然,连这句告白都来不及回应。段宜恩抑制不住地想要见到王嘉尔,把他抱在怀里,确认他的存在。

失心疯一样地跑到隔壁房间,床上的被子凌乱,却没有王嘉尔的影子。段宜恩慌了,重逢以来盘旋在心头的不安似乎就要撕破面具,展现真面目。

“嘎嘎!嘎嘎!王嘉尔!”

绝望的感觉,像二十年前一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漫了上来,将段宜恩层层地包裹。

“段…段宜恩?”

转过身,王嘉尔错愕地站着,穿着自己前天给他买的浅蓝色睡衣。

“唔”王嘉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死死地抱住,用力到令人疼痛。

“段宜恩,疼…”背后的力量这才缓缓地松了些,却仍旧不愿放开。

王嘉尔不知道男人怎么了,自己只是出去上个厕所,就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应该…不至于这么想我吧?感受到肩头热热的,黑暗中隐隐的有抽泣的声音。

“你…你哭了?”一下子就不知所措起来,王嘉尔犹豫了半天,缓缓抬起手抚摸着男人的背,“我只是上个厕所,不哭了…我以后上厕所和你说,段宜恩,我真的和你说,你别哭”

小手一下一下打在背部,段宜恩鼻尖全是小孩儿的奶香味。

“你知不知道,你快要把我逼疯了”

无论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要把我逼疯了。

小孩儿愣住了,声音微微颤抖,退出了段宜恩的怀抱:“段宜恩,你是不是嫌我烦了?我会走……唔——”

男人猛烈的吻让王嘉尔瞪大了眼睛,后颈被段宜恩扣住,唇瓣甚至被男人泄愤似地啃咬。

直到王嘉尔快要喘不上气,才被男人放开。

“不许再离开我”

声音带着惊魂未定的颤抖,却透着决绝,王嘉尔听见自己如鼓的心跳。


评论(2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