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09

养父段 养子嘎

自从上次段宜恩把女人带回家吃饭,两人已经冷战了一个月。把自己安排在红颜知己门下,顺便熟络一下母子感情,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王嘉尔每日吃的很少,日渐消瘦。笑容也不大看得见。崔荣宰有一次来找过自己,说都是叔叔的错。

“不会,叔叔是为他好。”

“但这是他的人生,叔叔不能替他做决定。”

段宜恩苦笑着:“你们小孩子不懂。”

拿你们不懂搪塞人的,多半确有苦衷,却同样偏执不化。活了两辈子,精心规划好每一个交错纵横,段宜恩再经不起一点差池。

已经不知道对面的男人是第几次走神,女人叹了口气:“Mark,在想什么?”

猛地抬起头,露出尴尬的神色。和女朋友出来约会,脑子里却全是王嘉尔今早出格的请求。

“记得前些天我和你说星探的事吗?算了,不记得也无所谓。”小孩儿紧张地拽了拽衣角,“我想去韩国当练习生。”

“不行!”几乎是想都不想,娱乐圈是段宜恩的禁忌。

“为什么!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要我怎样!”几日积攒的火气冒了上来,王嘉尔恨不能撕破面前这张面无表情的脸。
“这事我不想听你提第二遍,去写作业”

小孩儿身子颤了一颤,转身走了。那瞬间,段宜恩感到有扇门不再为他打开。

手指敲打了几次桌面,段宜恩犹豫半晌,还是开了口:“Jessica,如果…你遇见一个人,想要他过得好,是那种百分之百的好…他却总是和你唱反调,怎么办”

“是Jackson吧”

“啊…你都看出来了”

“你给他安排的是他想要的吗?”对面的男人顿了顿,似乎想要辩驳,被Jessica压了下来,“你先别急着反驳,有一点我一直想和你说,不是作为你的…朋友,而是Jackson的老师。孩子不是你养的盆栽,修剪成你想要的形状,打造一个你理想中的王嘉尔,倘若这样,Mark,你不尊重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不是前世的王嘉尔,是这个时空的与我分享这段生命的人。段宜恩发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Jessica,我有点事先走了,下次再陪你” 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抓过桌上的钥匙,段宜恩说罢就匆匆起身。

扯了扯嘴角,女人端起桌上的咖啡,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再见了段宜恩。

去了蛋糕店,买了王嘉尔最喜欢的芝士蛋糕。段宜恩看看手里的袋子,叹了口气,不知道小孩儿能不能原谅自己。

轻轻推开房门,小孩儿乖乖地趴在书桌前,写几个字抬起手,用手背抹抹眼泪。看得段宜恩心疼得不得了。

“嘎嘎…”

小孩儿一听,赶紧用袖子擦脸,背过身去,不理人。

“我错了,不该凶你”

还是不应,铅笔划在作业本上用力得哒哒作响。

好不容易把小孩儿强行转过身,小脑袋拼命往后扭。悄悄芝士蛋糕往前推推。

“嘎嘎,我们谈谈好吗?”

“不要和你谈”

“那蛋糕不吃了?”后脑勺对着自己一动不动,正在段宜恩快要放弃的时候,小爪子伸过来把蛋糕抓到自己怀里。

“我讨厌你”

“…我也讨厌自己”段宜恩松了一口气,总算愿意和自己讲话了,“你和我说说,为什么想当练习生?”

小孩儿沉默了好久。

“…因为你不要我了”说着眼泪又一滴滴往下掉,抽噎着话都说不清,“你…嗝…你有女朋友了,不要我了…出国…嗝…的话…不给你添麻烦”

段宜恩愣在原地,理由就这么直白地摊在自己面前,纯粹得让人羞愧。

“你为什么这么好”段宜恩第一次认真地看这个孩子,明明是前世的模样,却又有些不一样。会撒娇,会置气,人缘也好,而且有着由内而外的太阳的味道。倒是自己,把他生生变成了前世那忧郁敏感的样子。

或许,我才是那个该改变的人。

“谢谢你”轻轻抹掉挂在脸颊上的泪痕,“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

人生这么短暂,不遵循自己的内心,给自己画上那么多条条框框,是不是不太值?

上一世,如果自己没有那么多顾虑,大胆地告诉王嘉尔自己也爱他,两个人一起,或许能度过难关。

“段宜恩…”小孩儿缓缓地抱住他,“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我…喜欢你”

心脏一瞬间停跳了,心动的感觉,很多年没有光顾自己了,熟悉又陌生。

“…”轻轻环住小人儿,手紧了又紧,最后轻轻一笑,“五年后,你若还喜欢,我便娶你”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