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10 大结局

养父段×养子嘎



很快,就要到约定的日子。

“五年后,你若还喜欢,我便娶你。”

腻味的情话,王嘉尔早已回味百遍,但每每想起还是害羞得在被窝里打滚。

喜欢你,喜欢你,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这话要是被段宜恩听到,又要骂。

每次走到街角,踮起脚索吻,或者趁男人洗澡的时候偷偷钻到被子里等他,男人都被弄得耳根子全红,气急败坏道:“不知羞!”

也不是没有擦枪走火的时候,有次王嘉尔向崔荣宰他们抱怨段宜恩太冷淡,几个人三言两语出了个损招,让金有谦在王嘉尔脖子上啃了一口。段宜恩回去一看,眼神深幽,轻轻吐出几个字:“谁咬的?”

“…金…金有谦”

还没等王嘉尔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横抱着扔到床上。

玩脱了,彻彻底底的。

第二天早上,王嘉尔揉着腰,咒骂着金有谦,平日里温柔的男人被妒火弄得失了理智,折腾到凌晨。

伸手摸过手机,十点半。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王嘉尔十八岁的生日,近日小家伙已经明着暗着强调了好几遍,生怕段宜恩反悔。

从来没见过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的。

段宜恩坐起身来,看着身旁的小孩儿睡得迷迷糊糊,当初透着稚气的眉眼如今出落得越发迷人,睡衣滑到一边露出锁骨,男人喉结动了动,不自在地取过床头的杯子喝水。活了两辈子的人了,遇到王嘉尔的事还是生涩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儿。

“段宜恩…”小孩儿发出轻轻的梦呓,额头出了薄薄一层汗。段宜恩连忙拿袖子擦去,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

“我在,嘎嘎”也不管他听不听得到,男人温柔地安抚。

“段…段宜恩!”猛地惊醒,小孩儿一睁眼就看见男人担忧的眼神。

“嘎嘎,怎么了?做噩梦了?”

突然投进男人的怀抱,抱得紧紧的。

“我梦见…大家都骂我,我去找你,你也不要我了…我…我就……”

梦境是那么真实,好像自己经历过一样,那种被全世界抛弃的绝望,瞬间就能把人击垮。

段宜恩愣住,这梦和前世如出一辙。

小孩儿缓缓地爬到床边,梦里有个熟悉的东西。拉开抽屉,那封信就被抽出来。

“这个…是我写的吗?”

段宜恩看着他,透着不知所措,让人疼惜。

抚摸过上面的字迹,就如同段宜恩无数次做的一样,记忆争先恐后地向自己涌来,手抖了抖,一个不敢置信的猜想在脑中浮现。

“Marky…?”

男人身子轻微晃动,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轻轻叹了口气,二十多年的等待和煎熬,在男人低沉的话语中袒露在王嘉尔面前。

“所以…你前世没来得及和我说,我就…那啥了?”王嘉尔望进段宜恩幽深的眼眸,回想起梦中那股子绝望的情绪,就恨得牙痒痒。

“我这辈子要是还和上辈子那么蠢,你是不是又要一声不吭,眼睁睁看我娶妻生子?”

好似被说中了,男人不答,眼神闪避。

“段宜恩,你…你就是个傻子”

一下子被男人捂住嘴,男人轻轻地把他放倒在床上,自己覆上去,姿势暧昧。

“傻子你就不嫁了?”

“不嫁…唔——”

被拉着吻了好久。

“不许”





-全文完-

评论(32)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