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你的世界 29

全息网游 未来世界 娱乐圈



29

侠侣大赛,实则一场揭露人性的饥饿游戏。最先暴露的,下场最为惨烈。

人心从来都经不得考验。

段宜恩和王嘉尔,如今人人得而诛之。

这一点,因着遇袭的事,总算被两人参透了。

段宜恩的心思,王嘉尔不是不懂,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自己腿伤尚未痊愈,倘若带着自己,帮不上忙倒成了拖累。

王嘉尔缩在山洞一角,段宜恩走后没多久,就有人来搜山,人数远远超过预想。

“呸,他娘的躲在哪儿呢!”

洞外搜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甚至能透过间隙看到那人的靴子,王嘉尔紧张得要叫出声来,腿又不争气,隐隐作痛。

“需要我的时候,你就咬一下手腕。”

段宜恩的话依稀在耳。

这手怕是要被自己咬烂了,真是好笑,还当真有心有灵犀?

“走,上那边去!不弄死他俩,咱谁他妈的也别想赢”

待到洞外没了声响,王嘉尔才小心翼翼地挪动身子,检查伤势。时间过得很慢,半个时辰才过了十分之一,脑门儿上冒起了虚汗。王嘉尔突然有点不明白,自己何必来受这个罪,和那些职业玩家抢这么个侠侣称号。就因为那人一个莫名的请求?

真的有点熬不下去了,段宜恩。

轻轻翻开手腕,料想不堪入目的腕口却完好无损,白生生的一截,连个印儿都没有。

再试着咬几下,痕迹瞬间就消了去,甚至没有痛感,很是奇怪。

段宜恩看着手腕上加深的牙印,焦急的情绪层层累积,烧得心里难受。

快到了。悄然落在树上,段宜恩拧起了眉毛。

举目望去,漫山的追兵。

王嘉尔藏身的山洞就在视线可及处。段宜恩挑着人少的山道,落地。

三三两两的侠侣掀开树丛寻人,听得身后的落叶轻响,正欲回身,就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光看几人手握的装备,就能猜到是等级不高,跟风过来的。

长枪嗖嗖几声,连杀手的脸都没见着,就死了个痛快。

去往山洞的路比想象中好走,围剿之人虽多,好在人员比较分散,临时达成的联盟,成不了气候。

山洞就在眼前。

身后响起一阵轻笑。

“段秀实,你的那位小娘子可是藏在附近啊?”话音未落,段宜恩的长枪直冲面门。顺势回身,身后佩剑出鞘。

狰狞的脸从眼前滑下,血花溅出来,把积雪染成好看的颜色。

“好身手”尸体倒下,后面显露出另一张脸,“可惜,势单力薄”

周围的乱石后不知何时早已站满了人,清一色的高级装备。

该死,中了圈套。

“你该好好想想你得罪了什么人。”领头那人摘下手套,痞气地一笑,“闹得如今众叛亲离。”

段宜恩警惕地看着男人,包围圈不断缩小。有人按耐不住扑了上来,段宜恩狠厉地一眼,吓得那人一抖,还未稳住脚步就被剑气划伤了胳膊。气氛停滞了一瞬,更凶的攻击密集地朝段宜恩涌来。

“放心,不会让你很快就死的。人说了,要让你死得,印象深刻。”

段宜恩被十几个人擒住,英气的眉毛上扬着,仿佛处在劣势的不是他。

“谁派你来的?”

男人不答,抚着腰间的一缕貂毛。

“你那位王…哦对,你叫他嘎嘎。”颇有兴味地看着段宜恩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更不会让他好过的。或者…死在你面前,更放心些?”

眼见段宜恩的拳头握紧得要将自己捏碎一般,生生吐出两个字:“畜生。”

“呵,看来我们段爷对在下不够满意啊。换上木棍,好好打,别打死了。”

闷哼一声,段宜恩咬着牙承受。这么大的动静,弄得洞内的人焦心得不得了,听见男人的低微的呻吟,撑着身子要去救他。

“嘎嘎!你躲好!不许出来!”破锣嗓子喊得撕心裂肺。

小灵山幻境属于副本,不得随意下线。段宜恩的血很厚,一棍子一棍子地磨死他,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王嘉尔眼眶都红了,透过乱石杂草的间隙,看着男人咬着牙的样子,难受到极点。

段宜恩回过头,视线扫过自己,接着露出一种怪异的邪笑。

“凡事别想得太简单”

还未等众人反应,轰然一声,金光乍起,血浆喷涌声、惨叫声、肢体截断声不绝于耳,万物瞬间笼罩在浓雾中。

“这…这是'同归于尽'?”

观看直播的玩家都看傻了眼,传说中帝王将相才能获得的技能“同归于尽”,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在瞬间秒杀方圆十里的所有敌人,是战场上以一敌百的终极利器。使此招数的人不但需要达到极高的等级,还要有很深的执念,否则难以发动。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大屏幕上除了浓雾什么都看不清,只有爆破后火滋滋的燃烧声。

就在大家以为侠侣大赛以无人生还而终时,寂静的空气里响起了人声。

那是一阵低微难辨的咳嗽声。

“咳咳…咳…”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大屏幕,王嘉尔扶着石壁缓步走了出来。

系统的提示音响起:“恭喜段秀实王景仲夫夫获得大唐第一侠侣称号,赢得第一届侠侣大赛的胜利!”

世界上连续播放着消息,所有人都在为此出其不意的胜利惊叹不已。

而王嘉尔只是站着,连表情都没有。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里面有段宜恩的。什么心有灵犀,都是扯淡。一命换一命,高尚得让人落泪。

段宜恩,你的命,我要不起。

评论(2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