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养父 情人节番外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可惜,情人不在。

热水腾起蒸汽,模糊了镜面。抹了抹脸,能怎么样呢,都是一样地过。

王嘉尔脱了衣服,跨进浴室,洗澡。

水从眼角滑落,心平静得像再也泛不起波澜,这感觉似曾相识。

哦,对了。扯了扯嘴角。

我可是有过上辈子的人。

“上辈子,可没有朴珍荣呢。”也不知道自己在对谁说话,轻轻把沐浴乳抹在身上,揉出泡沫。

不知道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还是别的,段宜恩最近常常忙得很晚回家,也有闲话传到他耳朵里,有个叫朴珍荣的实习生,和段代理走的很近。情人节还要出差,话说的很好听,营业三组的都要去。

裹着浴巾,刚坐到沙发上,手机就响了。

我的点心。

知道打电话来了。

“才想起来是情人节?”

“…喂?是J…Jackson…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过来,是个年轻的男人。

“你是谁?”

“啊…Jackson,段代理喝醉了…啊我是朴珍荣,新来的,您可能不认识,啊听到您的声音很激动…啊不是,您来接一下他吧”

听到朴珍荣的名字,王嘉尔的心沉了下来。情人节醉在属下怀里,真是惬意。

不知是不是心虚的缘故,这个实习生讲话吞吞吐吐,前言不搭后语,半天才把酒吧的名字报上来。

脸色难看地开车到了酒吧,远远地就看见段宜恩伏在桌上,有个长相好看的男人坐在一旁,时不时瞟一眼段宜恩,坐立难安的样子。

径直朝两人走过去,眉毛皱得更厉害,营业三组好像不止两个人吧。

那男生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眼睛瞪得滚圆,傻傻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

“你好,王嘉尔”走到两人面前,似乎等不及男人和自己握手,就一把抱起段宜恩,往身上架。

“朴…朴…朴珍荣”男人似乎才反应过来,连忙帮衬着,把段宜恩的另一只手臂搭在王嘉尔肩上。

“告辞了”

架着喝得烂醉的男人,蹒跚地往前走。王嘉尔并不想给这个情敌留什么好脸色。

“等…等一下!”身后响起男人的声音,后背紧了紧,“王嘉尔,我永远支持你!”

我靠,搞什么鬼。

艰难地回头,看着那个叫朴珍荣的,闪着一双星星眼,王嘉尔觉着一阵不自在。

“再见”

朴珍荣捂住嘴巴,笑得眼睛弯弯,啊呀我们嘎嘎真是太可爱了,落荒而逃也那么可爱。

王嘉尔废了好大的力气把段宜恩搬到床上,还没起身,就被段宜恩一只手给按在怀里。

头正好对上男人的胸口,砰砰,砰砰。

好久都没有这样亲昵了。王嘉尔想想就一阵烦躁,段宜恩若不是日日与那朴珍荣暧昧?

挣扎着起身,刚刚撑起脑袋,就被一股大力翻了个,压在床上。一瞬间萦绕的全是段宜恩的味道,王嘉尔看着身上垂着头的男人,眼睛微闭着,迷迷糊糊的样子,气力却是大的出奇。

“我的…我的!”

听着就来气,使劲推着胸口,想从桎梏中出来。

“嘎嘎!”

男人大叫一声, 似乎被王嘉尔磨得烦了。

王嘉尔被这醉汉惊得一怔,一时间也忘了动作。

“嘎嘎…我的…”

破锣嗓子,真难听。王嘉尔撇撇嘴,却真的没再动弹,任由着男人把自己圈在怀里。真恨自己这么心软,随随便便一句话就没辙,像个小姑娘一样。泄愤似地在男人肩头咬了一口,听得男人闷哼一声。

很性感,性感到王嘉尔现在就想把他给上了。

让你出轨,我现在就把你做得下不了床。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今日总算有了反攻的机会。

刚刚揭开男人的衬衫,露出锁骨,男人就顺着感觉抚摸了上来。衣服在两人的动作中被褪了干净。

王嘉尔从未做过主动的一方,动作有些生涩,刚刚顺着男人的腰部往下抚摸时,就被男人吻住了。缠绵的吻法,有段宜恩的温柔气质,不知男人喝得什么酒,都不熏人,反倒是有些迷醉的味道。

这辈子大概是无法留在伊甸园了,段宜恩亲手奉上的禁果,是王嘉尔永远无法抗拒的诱惑。

身体的记忆常常超过人的想象。

不知何时,段宜恩已经抚上了那处,惹得怀里的人一阵颤抖。进入的那一刻,王嘉尔红了眼圈,心里恨得直痒痒,还是给上了,自己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

一觉就睡到大中午,王嘉尔醒的时候,段宜恩正在厨房做饭。炒菜的滋滋声传了过来,阳光暖暖的,周末的空气果然让人幸福。

见王嘉尔醒了,段宜恩端着粥和小菜走了进来,脸上却没有往日的温柔。

“喂,是我被上了,你摆什么脸色?”

“你见过朴珍荣了?”

“对啊,怎么,红杏出墙了还有理了?”

火气隐隐地有些控制不住,王嘉尔搞不懂男人这幅兴师问罪的表情哪来的底气。

“你不许见他”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端起碗给王嘉尔喂饭,眉毛皱的紧紧的,不甚开心的模样。

避开送到嘴边的调羹,王嘉尔盯着男人:“我就是要见,我男人都要被勾搭去了,凭什么不许见”

“我和他没关系”简简单单一句话,男人又把汤匙递过来。

“那你说,为什么老和他在一起”

“吃”

那表情,似乎是他吃了才给说。王嘉尔气鼓鼓地张开嘴巴,不情愿地吃进去。

“他是你粉丝”段宜恩一脸的嫌弃样,“上辈子的,不知怎么搞的穿过来了”

说着又递了一口到王嘉尔嘴里。

“老是缠着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才不给他”

回想起朴珍荣那日的表现,王嘉尔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那你干嘛老加班!”躲开那一勺粥,王嘉尔捶了男人一下,“别老打岔,说话”

“我们次长去约旦出差了,工作只有两个人做”

一下子没了声儿,段宜恩见小家伙儿自知理亏似的乖乖吃粥,觉得颇为满意。

“昨天次长回来了,以后不忙了”

“嗯”

“想你了,之前的要补回来”

空碗被搁在了床头,王嘉尔一下子就被压在了床上。

“你给我滚开,还肿着呢!”

“我会轻点的”

“段宜恩…嗯…你这个混蛋”

情人节要和情人在一起才是情人节呀。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