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 02

点梗作品



三人一前两后地回到宾馆。

斑斑和JB看着王嘉尔砰地一声把房门关上,面面相觑。这男人从酒吧回来,就没个好脸色,奇怪得很。

“他吃错药了?”林在范的声音隔着门板从外面传来进来。

“谁知道,莫不是…见了那男人,发春了?”

房门突然被重物砸了一下,整个走廊都是王嘉尔的吼声 。

“你们都给我滚!”

总算清净了。

王嘉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那个叫段宜恩的,不知道正在哪个温柔乡里,边上戴着金项链的大脖子女人,还是穿着媚俗黄色毛衣不停骂骂咧咧的?

“装什么小白兔,我看你有经验的很。”泄愤似地把漱口水吐到洗脸池,结果溅到了刚换的浴衣上,湿了一大片,贴在身上,黏黏的。

“F***”王嘉尔踩着拖鞋,要往浴室外面走。

一个踉跄,“啊”伴随着惊呼声,拖鞋顺着洗澡的积水往前滑,眼看就要屁股着地甩到尾巴骨,王嘉尔手忙脚乱地抓住马桶盖,才勉强缓住了身形。

狼狈地一瘸一拐走到床边,换好拖鞋和浴衣,王嘉尔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

“您好,请问……”

“我要投诉!你们这宾馆给的是什么拖鞋!拖鞋要防滑的你不知道吗?这一个两个软塌塌的,顾客的生命安全你们不当回事吗!”

“顾客……”电话啪地被挂断了,嘟嘟声回荡在前台耳边,莫名其妙地地放下了听筒。

冲前台发泄了一通的王嘉尔,渐渐冷静下来。

不就是见了个段宜恩么,怎么这么失态。

该死的段宜恩。

“A城的钱没赚够,赚到B城来了。”厌恶地皱起眉毛,“以为自己多干净。”

根本就不能将段宜恩移出脑海,但只要稍稍一想,段宜恩在老女人身上翻云覆雨的画面就涌现出来,匀称的身段,稍稍一靠近就害羞的脸,还有傲人的尺寸,激动的时候用性感的声音低头问话。

“舒服吗?”

手不知不觉就攥紧了床单,说什么第一次,说什么家里缺钱,都是幌子。

第一次见面,在A城的gay吧里,他一副大学生的模样,生涩的样子引得很多人的目光。王嘉尔坐在他身边逗弄他的时候,还会脸红。

“Jackson,以后我就只有你一个。”

黑暗中,王嘉尔坐进被窝,嗤笑着:“真是撒谎都不打草稿。”

生活再怎么糟糕,太阳还是要升起。

王嘉尔顶着鸡窝头,打开门。

“Jackson”

“砰”门被摔上了。

怎么回事,那个混账怎么会在门口?王嘉尔背靠在门上,整个人都给吓清醒了。

“Jackson,是我。”

我他妈知道是你。

“给我滚!”

“滴滴”一声,房门被解锁了,紧接着一大股推力把王嘉尔顶了出去。

王嘉尔看着破门而入的男人,青筋爆出来了几根。

“谁给你的房卡?”

“你朋友,长得比较妖艳的那位。”

眼见王嘉尔的脸色又黑了几分,段宜恩领着背包就往房间里走。

“你要多少钱才肯走?”

段宜恩的动作停住了,回头看他,瞳孔黑黑的,透出他的影子。

“怎么?昨天老女人给的不够多,又把算盘打到我身上了?”

男人似乎被王嘉尔的话刺激到了,眼神有些受伤,胸腔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深深地望了他一眼,丢下背包就走了。

斑斑和林在范在门外看好戏,结果见小白兔垂着肩膀走出来,不言不语的样子,看得人好生心疼。

“Hey,怎么出来了?”

也不答话,径直就坐电梯下去了。

房门半开着,两人进门就见王嘉尔攥着个背包,眉头皱得紧紧的。

斑斑从男人手里抢过背包,芝士蛋糕,芝士蛋挞,芝士年糕。

“我说,你看看人家都给你带的什么,全是你爱吃的。”说着说着有点忧郁的样子,“这么好的小男朋友,你不要给我算了。”

“我和你说了,他是出来卖的。”

林在范和斑斑对视一眼,无声地叹了口气。段宜恩对王嘉尔的心,是个人都看出来了。可是王嘉尔不知怎的,就是不领情,还总是把人践踏得一点尊严都不剩。

林在范重重地拍拍王嘉尔的肩,意味深长道:“虽说朋友妻不可欺,但你若这般待他,倒不如让给我。”

这话火药味十足,王嘉尔挑起了眉毛:“哥说笑了,犯贱的事儿,我来受着就好了,哪忍心让哥费心呢?”

顺手夺回斑斑手上的背包,把两人赶出了房间。

段宜恩,真是厉害啊,连我身边的兄弟都收买了。把背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看都没看一眼,扔到了垃圾桶里。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