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暖暖

短篇



坐在办公桌前,王嘉尔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嘀嗒,嘀嗒。时钟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回荡,晚上八点,同事们早就回了家,想必此时已经陪在爱人孩子身旁了。

打印机不会用,准备的PPT出错,甚至帮前辈点错了餐。

而别的实习生,优秀得让人害怕。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屏幕上的报表,不能怎么办,再害怕也不能怎么办,在这里除了面对,谁都无法帮你。

职场,对于新人来说,或者对于我这样愚钝的新人来说,堪比洪水猛兽。

等到加完班回到家,已经将近凌晨。感冒愈发严重了,在这样困顿的心情下,无疑是雪上加霜。

“咳咳——咳咳咳——”

即使压抑着声响,还是惊醒了室友。

黑暗中,一个人影晃晃悠悠地扶着墙走到沙发前,递给王嘉尔一杯温水。手里被塞了一板快客,然后就感觉冰凉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

“吃药。”

那人从来不多话,却像三月的风温柔得让人沉醉。

“段宜恩……”被拽住了衣角。软糯带着鼻音,轻轻敲在段宜恩的心弦上。

止住离开的脚步,转过身,看着小孩儿黑溜溜的眼睛,在黑夜中泛着光,

“真是拿你没法。”

坐到王嘉尔身边,轻轻环住他,给他一个可以倚靠的拥抱。

“我听到他们在背后说,我这个人不行。”

段宜恩心沉了一下,他知道小孩儿多么在意别人看法。

“你也觉得,我不行吗?”

被掰正了身子,男人认真地看着他。

“你行的。我一直觉得你行的。”

王嘉尔怔怔地望着他,有点想哭。

拿了纸巾,给他擦盈在眼眶中的眼泪,段宜恩的声音有安抚人心的力量。

“我刚进公司的时候,看不惯我的人更多,有说我假清高的,也有……说我中看不中用的。”

他稍稍作了一下停顿。

“但是,我现在过得很好,他们有些人在我手下,有些人甚至已经离职。主宰你的世界的人是你,不是他们。别让不相干的人影响了你的生活。”

王嘉尔思索了片刻,点点头。

“况且,你要知道,你是幸运的。”

望着王嘉尔略带不解的眼神,段宜恩缓缓道:“我最好的朋友,是个很好的人,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到了名牌大学,前途不可限量……”

欲言又止。

“怎么了?”

“他死了。”

王嘉尔睁着一双眼睛,说不出话来。

“大一的时候,他继父把他和他母亲杀死了。”说着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平复了半晌,“2月5日开始,就再也没回过我的消息。”

转过头,看着呆愣在原地的小孩儿,段宜恩苦笑着揉了揉他的后颈。

“已经过去很久了。”眼神落在空虚处,“只是可惜,那么好的一个人,他本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怎…怎么会……”结巴了半天,然后又归于沉默。

王嘉尔捏着沙发套,心里发酸。

有些人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有什么资格放弃希望,有什么资格妄自菲薄?即使现在尚有许多不足,不是仍可以凭借双手去奋斗么,如今在这里伤春悲秋,倒是可笑了。

段宜恩见王嘉尔一副受到触动的样子,觉得可爱。

“想开了?”

重重地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情绪鼓动着,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抱住了段宜恩。

“谢谢你,谢谢。”

方才让人孤独的黑暗此时看来却在灯火中透出一股安详的味道。

世界好或不好,自在人心。

“斑斑他们都和我说,你好得让人羞愧,原来是真的。”

段宜恩是黑夜里的摇篮曲,是自己的港湾。

“一直……我是说,一直陪着我吧。”

段宜恩看着他,眼睛里有星星。

“好。”

你不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多久。

评论(2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