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 03


奋不顾身地喜欢一个人,就会有回应吗?

段宜恩答不,在自己心上刮刀子的事,王嘉尔做得手法纯熟。

努力地想要对他好一点,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只是为了给他买他爱吃的东西。拼拼凑凑出那么一张火车票,只是为了假期能多看他一眼。

稍稍回想,就涩得心凉。

刚刚迈下站台,小雨淅淅沥沥地打在肩上,段宜恩提着小小的一只行李箱,想起自己得知消息后就匆匆打包,狼狈又可笑。

殊不知,这一幕落在别人眼里却是别样的景致。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你看过吗?”

崔荣宰见朴大经纪人驻足了片刻,冒出来这么一句,有些摸不着头脑。

“看过,梁朝伟演的那个?”

朴珍荣微微颔首,笑容里带着一丝兴味。

“这位周生比梁,你觉着差还是不差?”

没等崔荣宰回答,朴珍荣就径直上前了去。

肩头出现一片阴影,抬眼一望,深蓝色的伞撑在自己头上。

“这位先生,天冷别着了凉。”

书生气的男子戴着金丝眼镜,因把伞给了自己,雨水打在镜片上,发丝浸着水。

“你……”睁着眼睛,对着预料外的情况有些无措。

悄然凑近耳畔,朴珍荣低语:“联系我。”

语罢就走远了,留下一个深蓝色的背影,和自己手上的伞一个颜色。

低头看看手中的名片,朴珍荣,JYP首席经纪人。

“怪人。”

把名片随意地揣在兜里,就与那人反方向出了站。

脚步愈走愈快,像是从梦境中重新回到了现实,与王嘉尔那段在异乡的纠缠被段宜恩塞进角落里,父亲虽然手术成功,但还是要多挣些钱给老人家调养。

“喂,妈,我马上就回来了,嗯,知道了。”

经过菜场,买了一尾鱼。

远远地,就闻到自家厨房飘出的香味。

“宜恩,快帮我接碗水。”

刚换下鞋,母亲就唤着帮忙。

也罢,段宜恩看着母亲眼角的皱纹,爱情这些东西留着作何用。

昨日,算作是最后一次念想吧。被那人浇息,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妈,我找到新工作了,明日去看看。”

老妇人转过头,看向段宜恩。

“可是长期的那种?”见儿子微微点头,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

“那就好,你之前老是去代驾,也不稳定。我总彻夜彻夜地睡不好,怕你夜里开车出事。”

回以一个安抚的笑,段宜恩伸手摩搓了一下口袋里的名片。

没想到这张吸引不了王嘉尔的皮囊,还有些用处。

“喂,好,明天九点见。”

朴珍荣轻笑着把陌生号码存到手机里:

“周生 段”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