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 04


恋爱是什么感觉,王嘉尔都快要忘了。学生时代,小心翼翼地暗恋学长,或者背着父母和男友约会的偷情般的窃喜,都随着时间消磨掉了。

所以在看到段宜恩那股子青涩样,才觉着久违。王嘉尔也曾经半开玩笑地想过,和那人再年少轻狂一次,也无不可。

“真是可笑。”王嘉尔自嘲地摸摸后脑勺,都快奔三的人了。

何况,段宜恩和自己不一样,他永远也不知道生下来就喜欢男人的感觉。

“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王嘉尔几个健步追上斑斑和JB,勾着兄弟的脖子,闹作一团。

人生得意须尽欢。

罢了罢了。

三人爬的这座山是这个城市最为出名的景点,但或许是工作日的缘故,游客并不是很多。昨夜下过雨,空气里有着树叶的味道,阳光恰好在王嘉尔的脸上,心里也跟着亮堂了许多。

“咔嚓——”

王嘉尔回过头,一个姑娘慌乱地收起相机。

径直朝姑娘走去,看着她脸上泛起了红晕,更是起了调笑的心思。

“偷拍我?”

姑娘羞得低下了头,连声否认。

“嘿!”抓住拍立得打出的照片,王嘉尔笑得灿烂,“骗人可不好哦,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才……才不是呢!”姑娘见抢不回来照片,只好老老实实地招供,“昨天我来这边的时候,有个帅哥,和你好配。”

我这性向是写脸上了?

斑斑本身站在一旁看热闹,一听有八卦就来了劲。

“长啥样长啥样,没图说个屁!”

小姑娘晃晃悠悠地从包里抽出张照片。

“小……小白兔??”

王嘉尔看着那张清俊的侧脸,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林在范悄悄握紧了拳头,缘分这种东西,真的存在么。

“作为补偿,这个送你了。”姑娘把那张段宜恩往王嘉尔手里一塞,逃也似的离开了。

照片里,男人虔诚地看着一块祈福牌,绿叶和红线的衬托下,美得不可方物。

“Jackson!哥!”王嘉尔缓过神来,视线却不舍得从照片上移开。

“这好像是山顶那个寺庙。”斑斑指着照片,“据说求姻缘很灵的。”

三个人拾级而上,王嘉尔着了魔似的拽着那照片。

“到了。”林在范望着飘摇的祈福牌,轻轻道。

爱情是在恰好的时间,遇到恰好的人。

王嘉尔代替段宜恩站在了那个位置,翻开木牌,上书四字。

“让他爱我。”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