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06



被王嘉尔缠着,这几日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自从上次在电梯里碰到,王嘉尔就一口咬定段宜恩是来找自己的。毕竟一个男妓跑来当练习生,还偏偏跑来JYP,王作曲人的这种猜测也情有可原。

“总算结束了,今天怎么这么久?”王嘉尔匆匆收起手机,略带不满地瞅了段宜恩一眼。

即使不是第一次,被暗恋的人候在练习室门口一起吃饭,段宜恩还是有些不能适应。

“明天别等了,饿了就先去吃吧。”

两人的肩膀轻轻擦过,他身上的香水味又让段宜恩恍了神。

“别装了,我知道你想和我一起。”几乎不用转头,段宜恩就知道他要露出那种得意的笑容。

不知从何而来的轻视,有恃无恐般地在心上又扎了一针。

段宜恩觉得心里有些痛,猛地低下头,感觉到王嘉尔的视线扫了过来,一时间竟想要落荒而逃 。

“Mark!”有人在叫我,仿佛像得救了一般,段宜恩忙寻声望去,朴珍荣摘了金丝眼镜,笑着向他小跑过来。

身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段宜恩注视着朴珍荣,眼神中莫名地带了些感激。

“你们俩认识?”身后王嘉尔冷不丁来了一句,段宜恩才回过神。

“哼,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是了,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个王嘉尔。说着朴珍荣已经走到了眼前。

“Mark,这几天练习得怎么样?有没有人为难……啊Jackson,好久不见了,刚才没注意到你。你也准备去吃饭?”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王嘉尔变得难看的脸色,又接着说:“这是Mark,我前几天刚发掘的练习生,我可是把他当璞玉的,你往后可帮我照应点儿。”

“不会,我们是旧识。”王大作曲人几乎是咬牙说出这句话。

“是吗?”朴珍荣看向段宜恩,见他微微点头,惊讶道,“Mark从来没和我提过,Jackson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好的苗子早也不和我引荐引荐。”

王嘉尔轻轻瞥了段宜恩一眼,看到他骤然紧张的脸,才冲朴珍荣客气地笑道:“主要是他之前不大像是会从事演艺事业的人,我才没多嘴。”

“算了算了,不碍事。你们是要去吃饭?一起?”

“珍荣,我想和老朋友单独叙叙旧,可否借走你的练习生一顿饭的时间?”

说着也不等段宜恩和朴珍荣道别,就拉着人往反方向走。

“你来JYP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朴珍荣?”

一路上,质问的话就没停过。

“Jackson,放手。”

冷冷的语气,已经好久没从段宜恩嘴里听到过了。

王嘉尔施施然地放开,脸上却还是兴师问罪的表情。

“Jackson,不是为了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是为了我自己。”这是第一次段宜恩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他说话,“况且,我已经准备放弃你了。”

王嘉尔愣在原地,表情有些无措。

“你…你什么意思?”

“以前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王嘉尔不知道心底的这种恼怒是从何而来的,待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唇上湿湿的,段宜恩长长的睫毛舒卷着,近看很可爱。
嗯?我们这是…在……?

一下子被推开,王嘉尔只看见段宜恩捂着嘴仓皇而逃的背影,还有他红彤彤的脖子根。

评论(2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