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庭外无花

痒07



段宜恩不记得这是第几天没有见到王嘉尔了,想要躲一个人竟然这么容易。申请调换了表演课的时间,门口再没了探头张望的身影。

是了,自己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但是,那个吻却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重播,触感、温度和气味,近乎能够百分之百地复制。喜欢,喜欢到每次回想都抑制不住地心动。

这样的段宜恩如何猜得到强吻的罪犯才是最无所适从的那个。

“我…吻了…段宜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床上的被子来回翻滚,裹在里面的人害羞到冒烟。

“叮咚——”王嘉尔把自己缩成一团,就着手机的荧光查看消息。

“Jackson,拜托你一件事,Mark的出道曲想请你操刀。”

嗤笑了一声,我们段宜恩真是让朴经纪人费心了。

“没问题,可段宜恩不是以演员出道?”

“公司明年准备重点捧他,想趁着新剧的热度出首歌,看看反响。”

锁了屏,莫名地一阵憋闷。段宜恩,不再是跟在我身后的大男孩了,他未来属于千千万万的人。

辗转反侧,再也入不了眠。干脆披了件外套,坐进了工作室。

“段宜恩…段宜恩。”

缓缓地在钢琴上按下几个键,思绪就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王嘉尔之前从未发现,自己如此细致入微地观察过一个人。

前奏,是他会皱起的眉毛。

副歌,是他浅尝辄止的笑。

间奏,是他用手撩起的刘海。

高潮,是他的眼睛。

“Jackson哥,你说你不爱他?”

母带播完,房间陷入短暂的沉静。半晌,斑斑沉声问道。

“我…”王嘉尔慌乱地想要辩解,但一句话都没能憋出来。

词尚未填,仅仅只给出一首曲子。朴珍荣拿着王大作曲人的杰作,摸不着头脑。王嘉尔从来都承包作词作曲,这次反常得过头。

朴珍荣拦下准备下班的王嘉尔:“Jackson,你找了合作的作词人?”

“没有,缺乏灵感。”

“那正好,让Mark和你讨论讨论,说不定就有想法了。”

“别…诶朴珍…”

“喂,Mark,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最尴尬的事莫过于暧昧对象被强行安排见面。段宜恩推门进来望见王嘉尔,明显地顿了一下。谈话全程,就没有几次对视。

刚出办公室,段宜恩就匆匆地准备离开。

“喂,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男人停了一下,不答话又走得更快了些。

“段宜恩,你这个始乱终弃的人!”

本身办公室里都若有似无地往这边注意着,王嘉尔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段宜恩身上。眼见男人又从脖子往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王嘉尔正暗自窃喜,就见男人转过身,眼神从未有过的恼怒,笔笔直地朝自己走过来。

还没待王嘉尔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男人拽住了手腕,以前从来没发现段宜恩的手劲那么大。所有人就目送着王大作曲人被一个练习生拖到电梯里,电梯门隔断了一出好戏。

“喂,你放手。”王嘉尔挣扎着,又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有点惋惜地看着男人放开的手,想到朴珍荣又一阵火起。

“朴珍荣一通电话你就赶来,为什么我你就要天天躲着?”眼见男人又不答,王嘉尔更加烦闷,“我就这么招你讨厌?”

“不想我强吻你就闭嘴。”

“扑通扑通——”

王嘉尔愣在原地,心脏,心脏怎么又出问题了?

评论(12)

热度(39)